家有考生:高考路上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十几年寒窗苦读,终于迎来梦想的绽放,一人高考,一家牵挂。
你的主场,我的副场 
高三入学测试出成绩那天,陈同学一到家就泪如雨下,说成绩很差,没想到—上高三就掉下来了。天哪,一个小小的入学测试而己,怎么就证明掉下来了?可我的劝慰丝毫不起作用,陈同学没吃饭就上床睡觉了。
看到她这样,娘亲我自然没心思吃饭,草草扒了几口就回自己卧室了。一小时后,闹钟响起,陈同学没动静,我柔声叫她起床,她睁开含泪的眼:“下午不去了,给我请假吧!”孩子长这么大,从来没这样过。我愣了—下,说:“行,你在家休息吧。”
娃这么早就出现焦虑症状,我必须当面和老师沟通。十分钟后,我已经坐到了娃班主任的对面。


临走前,老师提醒我必须淡定,我说我会尽量,班主任认真对我说:“必须是真淡定才行,孩子聪明得很。你的焦虑,她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怎么也没有想到,這件事仅仅是个开端。半个月后,我又坐在了班主任的面前,原因是她觉得自己上课听不懂,再次拒绝上学。
一个多月后,期中考试成绩不理想,她在家嚎啕大哭,搞得邻居都来敲门。与此同时,她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一一胃疼,恶心,腹胀,便秘,饭量剧减,几个月内体重狂掉三十斤’整个人都面如菜色。
心疼不己的我遍寻了小城的中西医,可陈同学就是不见好转。那段时日,我和老公时常愁眉不展地坐在家中,相对无言。什么高考,什么成绩,我只想让我家娃身体好好的,其他一切都是浮云!
帮我拨开迷雾的,是我一位当医生的同学,她是我们小城消化内科领域的专家。治疗了娃一段时间后,她郑重告诉我,孩子的肠胃没问题,就是过度焦虑引起的紊乱,必须调整孩子心态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同学的话让我醍醐灌顶。每次陈同学病恹恹地回到家,我都表现得很心疼很着急;每次陈同学的成绩出来,我嘴上说没什么,可脸上的表情早已出卖了我。孩子如今的局面,我有很大的责任啊。
接下来的寒假,我只做了两件事,第一件,让自己放松;第二件,让娃放松,带她去按摩,逛街狂购,去书店看书,去大剧院听音乐会。尽管看到别人家娃都背着书包去上辅导班,我内心也会波涛汹涌,但脸上依然写着淡定。
寒假结束时,娃的身体和情绪都好转了许多,我的演技也提高了不少。当陈同学再说胃肠不适时,我云淡风轻地说去按摩一下就好;当陈同学再说周测考砸了时,我若无其事地说在乎那个干啥;我还准备了无数段子,见缝插针说给陈同学听,逗得她哈哈大笑;当陈同学放月假时,我欢天喜地地带她去电影院看《无问西东》。
渐渐地,陈同学的胃病好转了,小脸上也有肉肉了,成绩也开始逐步回升,最重要的是心态越来越好。当然,高三的道路总是曲折的,遇到成绩不理想时,她还是会郁闷上一会儿,但能比较快地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她娘亲我的演技也愈发炉火纯青,即便心情再不爽,在她进门前也能立刻嘴角上扬,摆出最甜美的、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笑容,一向喜怒形于色的我活脱脱锤炼成了戏精一枚。
一向不善言辞的老公此时说了句超经典的金句:高考啊,是娃的主场,你的副场!
那些高考前的“拼娘”故事 
说起陪读,陪读妈妈们有一句名言:“成绩很好的,不要陪读;成绩中等的,陪读—下,家长使点劲,推他们一把,也许就上了。”
鉴于少爷同学不上不下的成绩,我们决定高三租房陪读,于是和另两位“陪读妈“合租了一套位置和环境奇好,但房租高出同类房0.5个点位的三室一厅学区房。
三个孩子都是同所学校的高三生,虽然不同班但彼此并不陌生,很愉快地接受了台租陪读,反而需要磨合的,是我们三对原本毫无交集的陪读爸妈。
经过半个月表面风平浪静,实则鸡飞狗跳的合租生活,三位妈议定,除了一切费用平摊外,爸爸们退场,由妈妈们各自分工孩子们的吃喝拉撒睡。
首先是一日三餐,莲妈每天就是做后勤,让孩子们下课后能够吃到有营养的热菜热饭。中午,督促孩子们一定要睡午觉,打盹十几分钟也行;晚上,孩子们下自习一般很晚,睡觉前,莲妈会端出一桶热水,要孩子们泡泡脚。
陪读妈妈们自有一个小圈子,每天等孩子们上学去了,莲妈就会坐到有树荫的地方边摘菜边聊天。聊天话题自然是围绕着一日三餐,哪些可以吃,哪些不能吃,高三哪一科、哪一位老师的辅导班必须要上,这些陪读妈妈中,好几个在孩子初中时就开始陪读了的,经验丰富极了o
每一次,莲妈都很认真仔细地记到本本上。为了让孩子吃好,莲妈甚至还抽时间参加了专业烹调班的学习,这是我无意中发现的,我提议莲妈学费由大家平摊,但莲妈无论如何不同意。高考结束后,莲妈因为陪读有丰富经验,自己又下了岗,最后干脆将陪读当成了事业,一个人陪读了四五个别人家的孩子,口碑相当的好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虹妈是医生,那段时间,晚上雷打不动陪孩子们在学校操场跑十圈步,每次回来大汗淋漓的模样,我到现在还记得,还有就是疯狂地买各种心理学书籍,不时地提醒我和莲妈,孩子们平常摸底考试后,不能问成绩,要多嘘寒问暖,多鼓励,少批评;尤其是高考那几天,咱们一定只能做服务,少动嘴,千万别问他某一科考得怎样。
莲妈的儿子,高考前夕感觉状态特别不好,莲妈心里特着急,一时冲动下,给他灌了一杯进口浓咖啡,希冀于能助他养精蓄锐。结果从不喜欢喝咖啡的莲宝,兴奋到夜里两点还没睡着,莲爸当时就气红了眼说,如果儿子考砸了,这辈子都会怨死莲妈。是虹妈半夜请来了心理医生同事,想方设法催眠了莲宝。一夜没睡的虹妈,把孩子们送进考场后,一转身也和莲妈一起红了眼。那一年莲宝发挥很正常,让人不由感慨年轻人精力果然好之余,心里道声合租万幸。
作为三位妈妈中自诩的学霸,我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替孩子们上补习班,把听课笔记整理好后,复印三份给孩子们,让他们抽暇扫上两眼。那一年,我上了语数外还上了物理、化学和生物,记了36本笔记,整理了3000多道题目,阅读了海量的语文和英语阅读文章后,从中挑选出了语文、英语各百篇范文,绞尽脑汁拟定了三个高考作文、三个英语作文题目,值得骄傲的是,高考作文题目我押中了百分之八十!
后来连续三年都有人,千方百计托我押高考作文题,但都被我婉言回掉了,我没法再让自己经历一次那样的生活:江苏恢复高考以来历年的高考作文选,那一年我都想法找来一一研读了,那一年整整一年的《人民日报》《北京青年报》《新华日报》《读者》《青年文摘》等等,我都细细翻看了一遍又一遍!
退出租房那天,我突然想,如果把高考当成一场仗来打,战役结束后,那些每个夜晚一个个窗户内亮起的一盏盏灯下的陪读妈妈们,是不是都应该佩戴一枚无言勋章。

微信公众号

文章整理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欢迎转载分享:高考帮帮团 » 家有考生:高考路上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赞 (0)